2019-10-22 12:02: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李赛
核心提示:目前,德国大型武器装备的完好率只有两到三成,其余均处于待修状态。联邦国防军的这种糟糕状态固然与多年来军费不断下降有关,但其内部的官僚主义作风也难辞其咎。
专栏作家专栏作者:洪永福东风汽车公司副总规划师专栏作者:李安定汽车行业观察家专栏作者:田永秋汽车行业资深人士专栏作者:陈光祖汽车工业资深专家专栏作者:孙晓红《汽车观察》副主编专栏作者:吴琼汽车媒体人专栏作者:罗磊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专栏作者:张志勇汽车营销咨询顾问专栏作者:周丽君资深媒体人专栏作者:佟子谦专栏作者:四海一车专栏作者:苏晖资深汽车营销工程师专栏作者:郎永强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吴迎秋汽车媒体人专栏作者:余建良汽车媒体人专栏作者:张欣汽车行业研究员专栏作者:贺球辉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周磊汽车行业评论员专栏作者:肖波汽车媒体人专栏作者:黄少华汽车媒体人专栏作者:张少华汽车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汪军艇汽车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高德起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冯冲汽车财经评论员专栏作者:骆予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易新独立汽车评论员专栏作者:陈志杰汽车媒体人专栏作者:程晓东首席汽车分析师专栏作者:吴江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丹东晓程资深汽车评论员专栏作者:关云山汽车独立撰稿人专栏作者:丁华杰汽车独立撰稿人专栏作者:凌然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罗兰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王概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李苗苗资深媒体人专栏作者:MiVo独立汽车评论员专栏作者:芜下阿蒙独立汽车评论员专栏作者:张宇星行业专家、资深媒体人专栏作者:风之谷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蒋苏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专栏作者:陈希中国买车网CEO专栏作者:余德进中国著名人文经济学家和知名汽车评论人专栏作者:魏东升汽车杂志社记者专栏作者:林燃汽车评论员专栏作者:黄嘉刚行业评论员专栏作者:笑寒松专栏作者:方向资深评论员专栏作者:马瀚明专栏作者:庄智渊专栏作者:车市裴聊专栏作者:李文博专栏作者:童济仁专栏作者:夏至专栏作者:梅卿沁雪专栏作者:田永春专栏作者:曹晓昂汽车媒体人专栏作者:王国信汽车行业媒体人专栏作者:王逸轩专栏作者:胡四海汽车评论员专栏作者:撄宁汽车评论员专栏作者:陈思财经媒体人专栏作者:李昆生北京市环保局机动车排放管理处处长


德国《明镜》周刊2月2日一期封面

“戈尔希·福克”号三桅帆船曾作为德国海军的骄傲被印在旧版10马克纸币上,如今却像一块锈迹斑斑的巨型废铁,在德国不来梅港的干船坞里躺了3年多。60年前,德国海军的这艘航海教学船以800万马克的造价在10个月内建成。如今,其维护费用预计高达1.35亿欧元,而且估计还要好几年才能重新下水。这艘三桅帆船彻头彻尾地暴露出德国联邦国防军的低能。不论装甲车、武装直升机、战斗机还是突击步枪,联邦国防军的武器装备生产进度迟缓,成本则不断上升。而武器在装备部队后不是故障频发,就是业已过时。目前,德国大型武器装备的完好率只有两到三成,其余均处于待修状态。联邦国防军的这种糟糕状态固然与多年来军费不断下降有关,但其内部的官僚主义作风也难辞其咎。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就任之初便宣布要通过改革解决国防军的问题,但时至今日问题依旧,而她已经不能将责任再推给前任。改革或许仍需要时间,但德国军队已经不能再等。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